7'17

刚刚试着跑了一千米,学校后面的操场跑道,结果居然是7分17秒。 不骂脏话的我也只能骂了。大学生的及格线为4分32秒。起步就起错了,起步就发现呼吸不均匀。另外中午确实吃多了,直到晚上都消化不良。跑到中间就发现胸部腹部吃紧了。不过我也没有强求,强求继续跑可能真出问题。休息一下走一阵又继续跑。 这个身体真的像是在别人那里借来的,想要我倒下一点征兆都没有,跑步居然不及格。学校操场上有个轮胎,有个西藏的男生我看他能连翻十下,可我都翻不动,无语。 前些天扫床底下,扫出一堆各种不同型号的避孕套,不得不说这些学生玩得很开。记起以前王小姐说不喜欢避孕套,喜欢射在里面,当时没明白,直到现在终于算是明白了。如果当时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,可能就不会有后面的悲剧了吧。 其实说实话王小姐也算是正确答案吧,可我总有在ABCD四个正确答案中间选择一个F的本事。不过对于我来说,选择了任何人,都只会是对方的错误答案,无解。我必须先解开自己身上的诅咒才行。 记得王小姐还说过,你一晚上来五次,以后哪个女人受得了你。嗯,她真是预言家,我果然现在孤家寡人的。不过,身体确是比以前差得太远了,别说一晚上五次了,就是一次也可能

By lidingcai

不空

昨天天气骤热转冷,头脑完全混乱,根本做不了事情。只好出去玩。在望月湖旁边的牌楼待了很久。发呆,站了很久很久。对面特立楼(五楼?)似乎有一位穿白色裙子的女老师也是靠着创窗看了窗外很久很久,可是太远了,完全看不清楚。 然后就是下雨了,回不来。在望月湖旁边的牌楼拿手机玩游戏。有两个女孩子来拍摄。一个拿着相机,嗯,终于是相机,不是手机了。另一个化妆好的女孩子摆各种姿势。有一个依靠着那个圆形门的姿势还挺好看的。和她们边聊着天边玩游戏。她们是怀化的,大二小教专业。是朋友间互相拍摄,也不是什么“互免约拍”。而其中一个女生不知道什么叫“互免约拍”,我也很惊讶。我还以为我太久没回来会有很多她们的网络词汇完全不明白的,看来也不是。 游戏输了一局。 在她们拍的时候,我不经意抬头看了一下这个牌楼的屋檐,猛然意识到,这个世界并不是空的,并不是空虚而渺小的。它是有细节的。这个屋檐,上面的角落,也有细节,必然也有各种细节,这个世界,也有各种细节。从宇宙演化的角度和生死的角度,那所有一切当然都是毫无意义连尘埃都比不上的。但在此刻,在当下,

By lidingcai

昨夜

昨夜去看她们跳舞,说她们,是因为藏族女孩跳舞挺好看的,可是男孩子跳得却没几个好看的。上次那个直接插进去跳舞的男孩子跳起来倒是挺好看,他们说那是他们的班长。 昨夜突然下起大雨。虽然早看了天气预报知道有雨,但并不知道什么来,什么时候停。这就像是真实的生活,永远不知道未来和意外哪个会先来。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多久。 大暴雨了,我在屋檐下躲雨,那些学生竟然有还在冒雨跳的,跳得欢乐洒脱野性。 我看着天上的雨水掉下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逃离这暴雨的围困,不过好像也不急于逃离。暴雨要么继续,要么停止,总会有一个结局的。至于这结局是我想看到,或不想看到的,似乎无关紧要。因为自己想看到的结局,很可能实际上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结局。 我竟有些羡慕这些学生们,可以冒雨嬉笑打闹。我在屋檐下,心如止水,水泥封心。感觉不到了爱,也感觉不到了恨。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麻痹,或是某种修为。 可能该换个手机了,拍摄的图片都不够清晰。不过换了也没用,再清晰的图片也不好发,毕竟服务器存储空间就这么大,带宽也就这么点,我连视频都没发了。 何同学——不,该叫何博士了,发信息说她在中科大博士毕业了,留在了学校教务处

By lidingcai

朋友圈

我(们)该如何活着

今日上巳,食堂在送荠菜煮鸡蛋。想起《古相思曲》里的爱情故事,互相有对方记忆的反向时空,主创们真的很懂悲剧美学。 人生可能本身就是悲剧美学。人生很短暂很短暂,假如,我是说假如,自己知道自己的生命只剩三天,这人会如何活下去呢。相信我,这跟不会有什么远大理想里,也不会想着完成何种事业了。毕竟三天时间,做什么都不太够。这人应该会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,这种事情往往无聊而低俗,但会很符合人类的天性。可能会打游戏?刷电视剧或者电影?或者去看自己想看的演唱会?总之,会放纵自己。 另外人的能力也很薄弱。我想,宇宙中应该随便一点什么武器,就能摧毁整个地球,可能都不需要二向箔这么高端的武器。毕竟连个普通的快速射电暴人类都还完全不懂。因此,这个地球的毁灭,很可能是在一瞬之间。 有趣的事情就在这里了。 大部分人的生命不太可能只剩三天,连我应该都不止。如果还有三个月,还有三年,还有三十年,又该如何活着呢? 这时大部分人应该不会放纵自己了,还是会规划一下什么时候要做什么。会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做一些规划的。所以,人生,其实是一个项目,真的是一个项目。虽然没几个人能真正搞好这个项目。

By lidingcai

朋友圈

2024.04.07

本来想和那些西藏的同学们一起跳舞的,没想到他们今天却没有跳。 晚上在水果店时,两个女孩子找老板换钱,她们的现金想换支付宝或者微信。老板说自己进货都要付支付宝,不能换。我想能帮一下就帮一下吧。问她们要换多少,她们说换1700,虽然有点担心可能会出现假钱,但想出现的概率也不高吧。另外1700的损失承受也无妨了。问她们原因,她们说时因为在学校里没时间出去存银行。我说可以我可以转支付宝换给她们。这时老板似乎问她们是否认识我,她们说不认识,我听到老板似乎说我可能会卷走或骗走她们的钱,于是那两个女孩子没换了。不得不说,经历过死亡就看得开,对金钱也看得越来越淡,对别人的不理解也无所谓。这个老板和那两个女孩子可能不会明白,就是纯粹想帮她们而已。对于一个随时会死的人,留着钱有什么意义呢。 可能是反诈宣传搞得太深入人心了吧,大部分中国人的戒备心真是越来越重了。甚至于一些正常的交易交流都无法完成。 今晚还知道民院食堂里面的店铺是要交营业额28%给食堂,另外公摊水电,还是感到很震惊。28个点,那么店铺自己的利润就很低甚至几乎没有了,据一位老板说是从20个点涨到28个点的。那位老板现在到职院干去了,现在是

By lidingcai

朋友圈

给张同学(的信)

张同学,你好: 看到你的信息,我的感觉也很复杂。 一直在想怎么称呼你,最后觉得称呼张同学吧。 我原以为自己早已是内心毫无波澜的人,看到你回复的信息,心情也很复杂。 Silence Shan Yichun sing If love forgets Infinity And Beyond 7bs NZYtFVU 192k 17122934680:00/229.6321× 首先,你可以把我的问候简单理解为朋友之间的关心。就像胡同学应该也会有时联系你一样。这样,就没有特别多复杂的问题了。也就不需要多想了。 其实说起来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,按理说互相都不应该有太多记忆才对,对彼此也该十分不了解才对。但该死的年少时的回忆,总是在生命的尽头不断浮现,多年前似乎就注定了多年后会发生的事。我不得不承认对不起太多人,不止你一个。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,使得我特别想联系一些以前的朋友。在春节时,我经历了晕厥,失去意识,咬舌,吐血,急救,部分恢复。我知道,

By lidingcai

朋友圈

同学,朋友们的近况

这篇文章简要写写最近知道的(可能还有很多不知道的)同学朋友们的近况。有时感觉不胜唏嘘,人生如戏,是电影,是电视剧,自己可能怎么也不知道会是精品剧还是部烂剧,只能费心用力去演。 一个个来说。(排名不分先后,其实是随机顺序。) 先说吴总。说是“总”,其实不过是一个小公司的CEO,但由于和其他股东闹矛盾,又把投资人的钱烧完了,所以成了光杆司令。而自己还有买的恒大的房子的房贷,老婆还常常指责他收入不高,而且还在生二胎,可以想见压力极大。幸运的是,房子总价并不高,而且政府另外派人(公司)接手了这个恒大的项目,不至于烂尾。 第二个说李哥吧。记得好几年前,李哥不知道是因为公司的问题还是自己赌博,欠下了很多债,网上的高利贷电话都打到附近的邻居手机上了。也不知道他到底欠了多少钱,多久能还完。 第三个说说黎哥,怎么都想不到,他跑到深圳去当网格员了。不过也挺好,混个深圳的网格员,至少工资应该不用愁了。 第四个说陈哥吧。陈哥当年老婆跑了,留下了一个儿子。最近应该是当小包工头,最怕“中”字头公司,款项叫“

By lidingcai

浪迹天涯

记录个人生活的点滴,顺便写点文章,理解为朋友圈+QQ空间就可以了

Latest

关于这个站点

可以理解为我写个人见闻感悟的地方,类似于朋友圈加QQ空间。不写那儿是因为微信和QQ都越来越难用。而且不同于手机号码,微信或者QQ随时可以不让你用,而且不需要给出任何理由,法理上来说没一点问题,因为都是免费软件。而手机号码,因为是付费的,就会触发消费者权益保护相关的法规。另外,各大运营商线下都有大量门店,有问题完全可以去门店解决。而腾讯系(或者其他公司)的产品,为节约成本,自然不可能搭一些线下店,有了问题是很难解决的。免费,终究是有代价的。所以我还是多用手机号码和自己的邮箱了。这个域名我已经付费10年,印象中也是域名可付费的最长时间了。邮箱就用 lidingcai@lidingcai.com 。 我会在这个站点记录我最近的所见所闻,顺便把一直想写的小说写出来。估计没几个人会看到这个,如果你恰巧看到了我写的我记录的东西,那应该说,我们还真是有缘呢。

By lidingcai

最近与今年

我在一个人生中第一次来的地方,一个3A级旅游景区。食堂里很多人在吃饭。她们看着饭,我看着她们。说是她们,是因为真的几乎全是女生,没有男生。 是的,我准备今年全国到处走走,旅游,而这个地方,就是第一站。 之所以真的决定到处走走,是因为发现自己的人生,真的太多时候是在为别人而活,而很少,甚至没有,为自己而活。我看到过很多人的很多不同的人生活法,我不敢妄加评论别人的人生,但我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,我还是知道的。 年初,阎王邀我去他家做客了。那时在我一个老师的房间里,我和老师正在谈话,突然,我感觉到周围的声音变了,就像电视剧突然加了声音效果,几秒或者十几秒后,我就完全失去了意识。当我再次有一点点混乱不清的意识时,已经是在救护车上了。 后来周围的人对我说,我晕倒后,口里不停地吐血,他们都以为我死了。于是,我就这么死去了半个到一个小时。 有趣的是,我现在每晚,依然有办法到达那种状态,周围的声音也确实会变化,我也能听到不同的声音。不过每次到达那个状态后,我又马上控制自己把自己拉回来。 就像是,阎王邀请了客人,但等我到了他家,

By lidingca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