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与今年

我在一个人生中第一次来的地方,一个3A级旅游景区。食堂里很多人在吃饭。她们看着饭,我看着她们。说是她们,是因为真的几乎全是女生,没有男生。

是的,我准备今年全国到处走走,旅游,而这个地方,就是第一站。

我也挺想好好拍一张的,可惜没有她们那样的服装

之所以真的决定到处走走,是因为发现自己的人生,真的太多时候是在为别人而活,而很少,甚至没有,为自己而活。我看到过很多人的很多不同的人生活法,我不敢妄加评论别人的人生,但我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,我还是知道的。

年初,阎王邀我去他家做客了。那时在我一个老师的房间里,我和老师正在谈话,突然,我感觉到周围的声音变了,就像电视剧突然加了声音效果,几秒或者十几秒后,我就完全失去了意识。当我再次有一点点混乱不清的意识时,已经是在救护车上了。

后来周围的人对我说,我晕倒后,口里不停地吐血,他们都以为我死了。于是,我就这么死去了半个到一个小时。

有趣的是,我现在每晚,依然有办法到达那种状态,周围的声音也确实会变化,我也能听到不同的声音。不过每次到达那个状态后,我又马上控制自己把自己拉回来。

就像是,阎王邀请了客人,但等我到了他家,阎王却说,不好意思,找错人了。你先在我这坐下,马上送你回去。以后啊,欢迎你常来做客哦。

更有趣的是,经历了这次濒死体验后,很多事情我似乎很容易就看开了。

人生,当然应该是为自己而活。可是太多时候,我们太多时间,都是在为别人而活。我们一直在追求的,往往未必是自己想要的。更多的,是社会要求的,甚至是,自己强加的。

所谓地位,所谓财富,幸运或者悲剧,仁慈或者残忍,在人生的尺度上,在宇宙的尺度上,空空荡荡,连尘埃都算不上。

Read more

7'17

刚刚试着跑了一千米,学校后面的操场跑道,结果居然是7分17秒。 不骂脏话的我也只能骂了。大学生的及格线为4分32秒。起步就起错了,起步就发现呼吸不均匀。另外中午确实吃多了,直到晚上都消化不良。跑到中间就发现胸部腹部吃紧了。不过我也没有强求,强求继续跑可能真出问题。休息一下走一阵又继续跑。 这个身体真的像是在别人那里借来的,想要我倒下一点征兆都没有,跑步居然不及格。学校操场上有个轮胎,有个西藏的男生我看他能连翻十下,可我都翻不动,无语。 前些天扫床底下,扫出一堆各种不同型号的避孕套,不得不说这些学生玩得很开。记起以前王小姐说不喜欢避孕套,喜欢射在里面,当时没明白,直到现在终于算是明白了。如果当时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,可能就不会有后面的悲剧了吧。 其实说实话王小姐也算是正确答案吧,可我总有在ABCD四个正确答案中间选择一个F的本事。不过对于我来说,选择了任何人,都只会是对方的错误答案,无解。我必须先解开自己身上的诅咒才行。 记得王小姐还说过,你一晚上来五次,以后哪个女人受得了你。嗯,她真是预言家,我果然现在孤家寡人的。不过,身体确是比以前差得太远了,别说一晚上五次了,就是一次也可能

By lidingcai

不空

昨天天气骤热转冷,头脑完全混乱,根本做不了事情。只好出去玩。在望月湖旁边的牌楼待了很久。发呆,站了很久很久。对面特立楼(五楼?)似乎有一位穿白色裙子的女老师也是靠着创窗看了窗外很久很久,可是太远了,完全看不清楚。 然后就是下雨了,回不来。在望月湖旁边的牌楼拿手机玩游戏。有两个女孩子来拍摄。一个拿着相机,嗯,终于是相机,不是手机了。另一个化妆好的女孩子摆各种姿势。有一个依靠着那个圆形门的姿势还挺好看的。和她们边聊着天边玩游戏。她们是怀化的,大二小教专业。是朋友间互相拍摄,也不是什么“互免约拍”。而其中一个女生不知道什么叫“互免约拍”,我也很惊讶。我还以为我太久没回来会有很多她们的网络词汇完全不明白的,看来也不是。 游戏输了一局。 在她们拍的时候,我不经意抬头看了一下这个牌楼的屋檐,猛然意识到,这个世界并不是空的,并不是空虚而渺小的。它是有细节的。这个屋檐,上面的角落,也有细节,必然也有各种细节,这个世界,也有各种细节。从宇宙演化的角度和生死的角度,那所有一切当然都是毫无意义连尘埃都比不上的。但在此刻,在当下,

By lidingcai

昨夜

昨夜去看她们跳舞,说她们,是因为藏族女孩跳舞挺好看的,可是男孩子跳得却没几个好看的。上次那个直接插进去跳舞的男孩子跳起来倒是挺好看,他们说那是他们的班长。 昨夜突然下起大雨。虽然早看了天气预报知道有雨,但并不知道什么来,什么时候停。这就像是真实的生活,永远不知道未来和意外哪个会先来。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多久。 大暴雨了,我在屋檐下躲雨,那些学生竟然有还在冒雨跳的,跳得欢乐洒脱野性。 我看着天上的雨水掉下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逃离这暴雨的围困,不过好像也不急于逃离。暴雨要么继续,要么停止,总会有一个结局的。至于这结局是我想看到,或不想看到的,似乎无关紧要。因为自己想看到的结局,很可能实际上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结局。 我竟有些羡慕这些学生们,可以冒雨嬉笑打闹。我在屋檐下,心如止水,水泥封心。感觉不到了爱,也感觉不到了恨。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麻痹,或是某种修为。 可能该换个手机了,拍摄的图片都不够清晰。不过换了也没用,再清晰的图片也不好发,毕竟服务器存储空间就这么大,带宽也就这么点,我连视频都没发了。 何同学——不,该叫何博士了,发信息说她在中科大博士毕业了,留在了学校教务处

By lidingcai

我(们)该如何活着

今日上巳,食堂在送荠菜煮鸡蛋。想起《古相思曲》里的爱情故事,互相有对方记忆的反向时空,主创们真的很懂悲剧美学。 人生可能本身就是悲剧美学。人生很短暂很短暂,假如,我是说假如,自己知道自己的生命只剩三天,这人会如何活下去呢。相信我,这跟不会有什么远大理想里,也不会想着完成何种事业了。毕竟三天时间,做什么都不太够。这人应该会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,这种事情往往无聊而低俗,但会很符合人类的天性。可能会打游戏?刷电视剧或者电影?或者去看自己想看的演唱会?总之,会放纵自己。 另外人的能力也很薄弱。我想,宇宙中应该随便一点什么武器,就能摧毁整个地球,可能都不需要二向箔这么高端的武器。毕竟连个普通的快速射电暴人类都还完全不懂。因此,这个地球的毁灭,很可能是在一瞬之间。 有趣的事情就在这里了。 大部分人的生命不太可能只剩三天,连我应该都不止。如果还有三个月,还有三年,还有三十年,又该如何活着呢? 这时大部分人应该不会放纵自己了,还是会规划一下什么时候要做什么。会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做一些规划的。所以,人生,其实是一个项目,真的是一个项目。虽然没几个人能真正搞好这个项目。

By lidingcai